至尊天下:济南水中古墓现真容

文章来源:旺掌柜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7日 10:23  阅读:5757  【字号:  】

灰黑色母斑羚的身体已经笼罩在彩虹炫目的斑斓光带里,眼看就要一脚踩进深渊去,突然,镰刀头羊咩咩发出吼叫。这叫声与我平常听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没有柔和的颤音,没有甜腻的媚态,也没有绝望的叹息,音调虽然也保持了羊一贯的平和,但沉郁有力,透露出某种坚定不移的决心。

至尊天下

天还没大亮,路旁的路灯像是在抬头仰望归人。灯光暗淡昏黄,像大雾般弥漫开来,没有焦点。这更像一只只渴睡人的眼,让看了的人也想睡。

还记得小升初那一年,我们互相鼓励,共同进步,有泪共洒,有汗共流,相信汗水流下,总有回报。

山涧上空,和那道彩虹平行,又架起了一座桥,那是一座用死亡做桥墩架设起来的桥。没有拥挤,没有争夺,秩序井然,快速飞渡。我十分注意盯着那群注定要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许有个别滑头的老斑羚会从注定死亡的那拨偷偷溜到新生的那拨去,但让我震惊的是,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调换位置。




(责任编辑:郑依依)

相关专题